“执政后经济更糟”民政呛希盟“射”火箭

“执政后经济更糟”民政呛希盟“射”火箭 “敢敢呛“主讲人,左起麦嘉强、方志伟、胡栋强、黄家业、刘华才、郑雨周、陈英达、黄志毅及张引弘。

(槟城5日讯) 虽是呛希盟,但子弹主要射向民主行动党!

民政党昨晚办“敢敢呛”政治座谈会,探讨希望联盟政府1周年的表现,邀来9名主讲人,除了该党领袖,行动党老党员(目前为前进党顾问)陈英达,及行动党前州议员(目前为社会主义党代表)郑雨周也参与演讲,课题大多围绕在经济、教育,及陆路交通上,而对象则直指行动党,尤其针对财长林冠英。


民政党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指出,人们说“1周年纪念”应该为一个庆典,然而如今不仅没看到任何人欢庆,反而还有更多组织举办反思座谈会,证明了在这1年内,并没有产生新的马来西亚,只有新的政府。

他说,单看经济而言,希盟执政后,经济更比之前糟,物价涨,马币跌、股市泻、外资撤,人民根本钱不够用。

他揶揄财长无法代表国家前往中国谈东海岸铁路计划,而且国库也是由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掌管,证明了林冠英无法做好财长的职责。

至于针对目前最争议的90:10固打制课题,刘华才表示,当初国阵政府推出预科班,是为了协助缺少设备的乡村学生,而乡村学生确实多为土着。后来,城市学生也争着报读预科班,因此当时政府才推出90:10的固打制。

“不过,民政党一开始就认为这制度不公平,一直以来的立场都是坚持所有种族都必须经过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入本地大学。”


他强调,当时民政党并不是不在国阵执政时发声,而是该党的建议不被接受,后来民政党认为已无法在国阵扮演制衡的角色,才于去年6月23日退出国阵。

陈英达:行动党出卖大家利益

曾在行动党40余年的槟州前进党顾问陈英达指出,行动党的斗争已从正义变得邪恶,把大家的利益都出卖,所以他最骄傲的是,去年宣布退出行动党!”

槟州前进党主席拿督黄家业则指出,槟州人民已被槟州前首长已故敦林苍佑医生及丹斯里许子根博士宠坏,不会饮水思源,结果如今自己撞墙。

他更表示,只要林冠英及林吉祥下台,他就加入行动党。

郑雨周吁槟政府严谨处理水供问题

郑雨周为当晚唯一打出“温和牌”的主讲人,除了认为州政府必须严谨看待水供问题外,他并不特别针对任何课题呛声。

虽不呛声,但他表示心寒的是,行动党作为反对党时,还与非政府组织联声,尤其极力反对槟岛外环公路(PORR)计划,但如今却提出槟岛第一泛岛大道计划,还反呛非政府组织。

他提及,行动党原本是靠左,以马克思思想前进,但却渐渐走向右边,因此希望身为小党可在第三中立点,以人民的利益为主。

“今天的座谈会是小党的第一步。是时候找出一个大方向,如果可以,希望类似的座谈会可推至全国。”

“执政后经济更糟”民政呛希盟“射”火箭 民政党党员及民众陆陆续续出席座谈会。

罗列政府种种弊端

民政党署理主席胡栋强表示,对刚过去的槟州议会感到失望,因为没有州议员讨论廉价屋课题,反而却关心外劳宿舍。

他希望未来我国是让人民得意的两线制,不应再存有不健康的一党独大方式治国。

民政党总秘书麦嘉强调侃:“白鞋换黑鞋,就不必洗鞋,省水又救地球;有了飞行车就不必过大道缴费;财政部推出的各种税务是为了带领华人一同救国!”

他笑称,大家都应该改变思维,以部长的角度思考,只要合法化所有的政策,就不会心脏病。

民政党财政方志伟则炮轰,执政政府不应与前朝比较,继续指责或把责任推向前朝,而是应该比前朝做得更好!

“每当人民对他们的政策表示不满时,他们就把箭头指向国阵,指是国阵的作为,但人民如今选了他们,难道就是让他们去领薪水而已吗?”

民青团总团长黄志毅揶揄,希盟执政后,最大的工程就是花钱改名,比如AES改为AWAS,SPAD改为APAD,PR1MA改为program Harapan、一个马来西亚诊所改为社区诊所、一马援助金改为生活援助金、大马青年计划(1M4U)改为Impact Malaysia等等。

“其实这些与之前的前朝政策并没太多改变,只不过换名,但单单换名,小细节如卡片上都需要额外花钱,当中究竟耗了多少就不清楚了。”

槟州民青团团长张引弘则说,希盟每次发言都是左一个刘特佐,右一个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指国库没钱,但却可以出产第三国产车、飞行车等,也惯例地在补选期间派糖果,包括在近期进行补选的山打根上,指他们将协助提升该区设备。

上一篇: 下一篇: